当前位置:首页 > 小说 >

豪门第一宠老婆不好追全文免费阅读

2020-06-28 20:14:34

主角是黎沫薄北辰的小说名叫《》,为你提供豪门第一宠老婆不好追全文免费阅读。无论他喜不喜欢她,无论她是否对他耍了心机,她现在的身份都是他的合法妻子,岂容得别人任意欺凌?

《豪门第一宠老婆不好追》精选:

想到这里,薄北辰刚才因黎沫而躁动的血液,又瞬间冷却了下来。

结婚一事,分明证明了她从一开始就有意骗他入局,心机叵测,演技高超。

那么她刚才的所有表现,会不会都是她为了勾引他耍的心机手段,是她高超演技的体现?

薄北辰死死的盯着黎沫,仿佛想将她看个通透。

看着看着他才发现,黎沫脸上居然还有个隐隐约约的五指印。

他刚来的时候情绪太激动,黎沫又总是回避他的眼神,把头偏到一边,所以他到现在才看见。

薄北辰立即忍不住询问道:“你的脸怎么回事儿?”

黎沫微愣了一下,随口道:“拍戏情节罢了,人家演的太投入,也不是故意的,不必在意。”

她没打算跟薄北辰“告状装可怜”,控诉柳诗雅的恶行。

可以,但没必要。

一来她没有忘记,薄北辰对温梦本就不喜,可能压根就不会替她出头。

二来,对付区区一个柳诗雅罢了,她自己能行。

“薄总您还有什么别的吩咐么?如果没有的话就劳烦让一让,我有点累,想回去休息了。”

薄北辰没有说话,只是深深的看了黎沫一眼,就转身离开了。

“莫名其妙啊这个人......他刚才那眼神怎么回事儿?看得人心里毛毛的......”

黎沫摇了摇头,小声的自言自语道:“他今天到底来干嘛的?总不能是因为我出院了就跑来看我吧?以他从前对温梦的态度,不应该啊......”

黎沫并不知道自己在无意中已经真相了,她撇了撇嘴,回自己的房间换了身衣服,打算先去餐厅准备一下。

而薄北辰离开之后并没有立即回公司,反倒到剧组拉住了一个工作人员,询问了一下今天黎沫回归剧组之后发生的事。

他不相信黎沫脸上的伤是因为拍戏。

一般拍戏时都会借力,哪里会留下这么明显的巴掌印,除非是和她对戏的人故意想整她。

在听工作人员说了柳诗雅抢温梦角色还扇她耳光的事之后,薄北辰身上散发出来的冷意足以和千年冰山相媲美了。

无论他喜不喜欢她,无论她是否对他耍了心机,她现在的身份都是他的合法妻子,岂容得别人任意欺凌?

还有,她明明可以告诉他真相,为什么要云淡风轻的瞒过去?

薄北辰越想心里越不舒服,从工作人员口中得知黎沫晚上要在餐厅宴请剧组所有人吃饭后,他二话不说就开车往餐厅赶了过去。

结果他刚停好车,远远的就看到了在餐厅门口和罗晓吵架的黎沫。

不,更确切的说,是单方面的训斥才对。

他离得远,听不见二人到底在说什么,但是他看得到罗晓气势汹汹的嘴皮子说个不停,而黎沫只是低头沉默,不发一语。

最后罗晓袖子一甩转身离开,黎沫仍耷拉着脑袋面无表情的站在原地,不知道在想些什么。

薄北辰心里再次没来由的烦躁起来。

虽然她之前在他面前频频顶嘴让他觉得很不爽,但是看着这样任君打骂不还嘴的她,他心里觉得更不爽。

薄北辰忍不住快步走向黎沫,皱眉问:“她说你什么了?”

“无非就那些咯,翻来覆去的骂一骂,还能有什么新意不成。”黎沫下意识的回答完,才意识到有些不对。

抬头一看来者是薄北辰,顿时更惊讶了。

“你怎么又跟来了!简直阴魂不散啊......”黎沫看着薄北辰满脸狐疑,“你可别跟我说这是巧合,我不信。”

感受到黎沫如此明显的不欢迎的态度,薄北辰没好气的说:

“在我面前就像个刺头一样,浑身是刺,能说会道,一点就着,还敢动手。到了别人面前,却是怂得不行,任由欺负......”

“那我有什么办法。”黎沫撇了撇嘴,小声嘟囔道,“她是我的经纪人,决定着以后给我接什么戏。

她把控着我的事业,就相当于拿捏着我的命脉。还能跟她正面刚不成?要是图嘴巴痛快,生活就要遭殃了......

没准我这一秒跟她吵完,她下一秒就去给我接个限制级影片!你说,我能拿她怎么办?”

薄北辰闻言觉得又好气又好笑:“你不敢得罪你的经纪人,倒敢得罪我了?你难道不觉得,得罪我比得罪你的经纪人后果更严重?”

这......似乎很有道理。

其实黎沫也不知道为什么,面对其他人的时候,她都挺能控制好自己的情绪,不将真实情感表露出来。

到了薄北辰面前,却总有些随心所欲。

明知道不能得罪这位主,却总忍不住脱口而出的和他斗嘴。

黎沫不自在的轻咳了一声,小声说:“我当然知道您薄总富可敌国权势滔天,只需要一个指甲盖就能把我这个小蚂蚁按在地上摩擦翻不了身......

但我更知道您是个心胸宽广之人,不会像那些恶毒小人一样斤斤计较,对我打击报复的,呵呵。”

“你说错了。”薄北辰挑了挑眉,“我向来是个睚眦必报之人。”

黎沫勉强扯了扯嘴角:“不会吧......大家都这么熟了,偶尔拌个嘴不是很正常么,毕竟也是从小一起长大的交情......”

薄北辰直接冷冷的说:“我可不认为我和你有什么交情。”

黎沫顿时觉得十分无语,又一次没忍住,嘟起嘴说:“一会儿要我记住自己薄太太的身份,一会儿又说和我没交情,你这个人怎么总那么前后矛盾啊?挑个中间点行不行?”

薄北辰冷哼了一声:“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学着这般爱顶嘴的?”

“想让我闭嘴啊?很简单,给我钱。只要你给我钱,我立马打不还手骂不还口。”

薄北辰闻言心里便有些不舒服。

钱,又是钱。

上次去领证的时候也是,说只要给她钱就不必领证了......

她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?张嘴闭嘴都是钱。

大善生活网